主页 > O艺生活 >【MBA 人物专访】喜美:MBA 不好走,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 >

【MBA 人物专访】喜美:MBA 不好走,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


2020-06-12


Sabina 专访 Duke Fuqua 商学院的台湾学生喜美,她到了 Amazon 实习,一步步突破为自己设下的框架,在 Amazon,只要你敢要、只要你做得到,就会有自己的舞台。(推荐你看:MBA 人物专访 vo.2:那些申请 MBA 的人没说的事)

【MBA 人物专访】喜美:MBA 不好走,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

认识喜美的时候,觉得她是个活力十足,对家里企业很有热情的女生,感谢她逢年过节会寄他们家种的柚子给我,是个非常精美的麻豆文旦礼盒,吃了一口就会上瘾!现在她即将从 Duke Fuqua 商学院毕业,每次看到她的脸书动态,都是和好多朋友聚会、旅游、参加学校活动的照片,和很多国际学生不同,喜美很热心参与、支持校方活动,所以我想要专访她,让大家更了解这个有名的杜克大学商学院。

Duke MBA 喜美 Interview

Sabina:「 当初在家族企业工作,为什幺想念 MBA?」

喜美:「 我们家种柚子,我爸认为稳稳地这样卖很好,并没有想特别扩张事业版图,但我希望除了台湾本土的市场之外还可以开发海外市场,因为让精緻农产品出口到海外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台湾的柚子可以是很棒的,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让别人看到台湾,是我们家应该要把握的。

但这只是个构想,我想读 MBA,因为我觉得商业知识能够让人在组织团体中更有影响力,能够帮助需要被帮助的人,但我同时也想知道念了 MBA 之后能有些什幺学习、能为家乡土地上的人们做些什幺,也许是人脉经营或国际观的拓展,我当时并不清楚,但是我确定我想朝 MBA 这方向走。

我在家里工作了两年多后才申请 MBA,这两年对我而言只能略懂皮毛,毕竟灌溉施肥等劳力工作还是需要长期的经验才能上手,但对于柚子的种植过程、该注意的细节等等,我大概有基本的概念。我强烈建议未来要接家族企业的人,先在家里的公司工作一段时间,让自己熟悉这个产业和整个流程,之后再去读 MBA,会比较能够学以致用。

当初回家,觉得自己非得学会种柚子,但后来发现自己的专长其实是沟通和行销,务农真的不是我在行的,如果我没有先回家走一遭,我不会发现自己的优劣势。」

【MBA 人物专访】喜美:MBA 不好走,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

Sabina:「 Fuqua 最让你印象深刻、觉得收穫最多的是哪门课程?」

喜美:「 学校新生训练那天,我眼睛正在看地上,下半身装着义肢的两条腿从我旁边走过,我惊讶得不敢立刻抬起头,因为我没有料到会有这幺勇敢的同学来读 MBA,而很碰巧的之后我和他成为 C-LEAD team 的组员。Fuqua 有个课程是要以组为单位来上课,所以一整个学期会有很多团队合作的活动,其中有一整天和组员一起在野外训练,对于四肢健全的人来说,就已经是进阶版的体能训练了,何况对一个原本体格健壮,在阿富汗打仗时被炸弹炸伤而从此失去双脚的 26 岁军人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同场加映:年轻人,最低的位置,就是最能成长的位置)

面对需要用手脚撑住地面或是一些非得靠双脚才能完成的任务时,我们全组都会在第一时间协助他,虽然他在过程中有时会情绪崩溃,毕竟要承受自己从一个骁勇的军人变成凡事需要接受帮助的人,我们都能够想像他心中的压力,所以大家在过程中会不断和他沟通,合力将任务完成。

Fuqua 有个很有名的篮球教练叫 Coach K,他是全美国薪水最高的篮球教练,他送了很多球员进 NBA,从他手中带出来的篮球队都非常有团队精神,所以我们学校有很多团队相关的课程都会沿用 Coach K 的精神,这也是为什幺 Team Fuqua 因为重视团队合作而闻名。而刚刚提到的 C-LEAD、The Fuqua/Coach K Center on Leadership & Ethics (COLE) 等课程都非常重视自我发展和团队领导能力,学校里有着近40%的国际学生,学校希望透过这类课程让学生深度体验跨文化的沟通与团队合作。」

Sabina:「 有参加什幺社团、课外活动、conference,当中收穫到什幺?」

喜美:「 我是 Asia Business Club的president,这个社团是学校唯一一个跟亚洲相关的社团,这个社团在前一年面临问题的是干部与社员缺乏参与感,鲜少参加社团活动,社团办的活动不多,所以在学校的知名度下降。当初接下 president 这位置,最具挑战的就是要增加 active 社员人数、选出合适的干部、增加 ABC 在 Fuqua 的能见度,还有筹办一年一度的 Asia Business Conference,今年我们团队邀请到 Lenovo 的 VP Michael Fitzgerald,而 Nielsen Greater China 的 president Yan Xuan 还特地从中国飞到学校来演讲,与会人数相较于去年的六十多人,今年人数增加到两百多人!

这一年间,我们整个团队一起互相激励,走出亚洲人的舒适圈,尝试办了很多募款等不同类型的活动,像是 Thai Full Moon Party,让大家知道亚洲人也是会办Party的。我常跟干部们互相勉励,make the Asian Impact at Fuqua,这一年下来,我们不但让亚洲人以身为亚洲人为荣,也吸引了很多非亚洲人的同学加入,现在走在 Fuqua,很难有人不知道什幺是 ABC 了。

Sabina:「 有参加GATE吗?到哪个国家旅游?收穫是什幺?」

喜美:「 GATE 是有学分的一趟旅行,学校带着我们去其它国家(像是中国、巴西、南非、古巴)做企业参访和参观当地着名景点,我当时没有参加,但身边大部分的朋友都有参加,也看到他们因为一起旅行而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虽然没有参加GATE,但还是去了中南美洲不少国家旅行,去了两次 Peru,其中一次是参加好朋友(秘鲁人)的婚礼,另外还去了 Cuba, Mexico, Costa Rica, Bolivia, Columbia, Brazil。

我觉得 MBA 这两年,除了唸书和找工作之外,旅行也是件很重要的事!旅行除了体验当地生活,和旅伴之间跨国家、跨文化的深度交流,能够趁机拜访当地同学、参加朋友婚礼等等,都是很宝贵的经验。」
(推荐阅读:Kellogg KWEST- 顶尖商学院带你去旅行)

Sabina:「 Fuqua 是个很重视团队合作学校,可以分享这方面的经验吗?」

喜美:「 很多人都知道 Fuqua 是很重视团队精神的学校,甚至有 Team Fuqua 这样的精神,我当时认为自己适合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事实也证明我是。在 Fuqua,很多人是冲着 40% 的国际学生,想跟国际学生有更多互动而来的,因此同学间都相处融洽,而且这是个很接纳国际学生的地方。

我觉得商业环境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它迅速地筑起一个梯子让没钱的人变有钱、没权力的人拥有权利,这种魔力是需要好好善用的,我一直很害怕这两年的MBA历练会让自己变得唯利是图,好在 Fuqua 里有许多怀抱理想且谦逊的人,我很庆幸这样的校园氛围和环境没有让我变得世故。」(同场加映:MBA 人物专访 vo.1:为了想要的未来努力与牺牲)

Sabina:「 你觉得科技领域是 Fuqua 的强项吗?」

喜美:「 以科技领域来说,像是 Apple 的 CEO, Tim Cook,就是 Duke 的校友,而 Apple 里面有很多 operation 职位的人都是念过 Fuqua 的,所以 Duke 在这方面的确是强项。」

【MBA 人物专访】喜美:MBA 不好走,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

Sabina:「 和我们分享在 Amazon 暑期实习的经验吧!」

喜美:「 我暑期实习没有找很多公司,因为一年级我是 Asia Business Conference 的负责人,当时全心在找 speaker,所以没有花很多时间在找实习,所以只应徵了三间公司,分别是亚洲的 EDF (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 Amazon 和美国的 Apple。

我想回亚洲工作,也想找 NGO,所以 EDF 是我很想进的公司,前两关英文面试都过了,反而第三关中文面试没过,我当时很沮丧,因为 EDF 暗示我没被录取的原因是因为台湾身份,加上我对中国的环境政治政策了解不够透彻。此时,中国的Amazon通知我被录取了,无心插柳的结果居然就彻底改变了我整个 MBA 的 career path。

当时的 Amazon 暑期面试总共有三关,第一关是 HR,第二关是 HR Director,第三关是我当时的未来老闆,有两个不同产品线的老闆来和我面试,他们两个都点头同意我才能被录取。实习那段时间我发现中国的 e- commerce 产业,平均每人的在职时间只有 1.5 年,这样的流动率让我很惊讶,同时我也很讶异中国对于劳工的保护,当时晚上六点半一到,所有人都下班回家,我心想:怎幺没有加班?!跟台湾好不一样!

Amazon 是个看数据说话的公司,有本事拿出数据才能说服别人,而且是个速度很快的公司,每次开会都在三十分钟以内,前五分钟内把六页的文件读完然后开始互相提问,公司希望看到每个人对相同资料的不同看法。

〔 注:Amazon有个很有名的one-page and six-page,最好是能够将所有资料在一页里面写完,不然就是要写成最长六页的文件。〕

Sabina:「 成功拿到 Amazon的 full-time offer,这过程学校提供什幺协助?」

喜美:「 学校会一直确定我们有没有在进行 recruiting,如果没有,学校会来关心我们是发生什幺事情了。而我拿到面试后学校有帮我 reach out 在 Amazon 工作的人,我被录取之后,学校也主动跟我讨论该如何谈薪资,以及跟我一起拟定策略。」

Sabina:「 你觉得亚洲人想在美国工作的机会大吗?」

喜美:「 有 MBA 学位绝对能为想留在美国工作的亚洲人加分,但还是没那幺容易,愿意录取国际学生的也都还是以知名的大公司居多,像是 Google,  Microsoft, Apple, Amazon 等等,但我有看到一个趋势是越来越多亚洲人回到亚洲工作,我们这届暑假在中国实习的台湾人就有二三十人,而这数量是逐年有在增加的。(同场加映:专访 Ian 的麦肯锡之路:没有亮眼履历,我用三年等一个面试)

Sabina:「 有什幺建议可以给想要申请 MBA 的学弟妹?」

另外,弟弟跟我同时在读 MBA,我在美国 Fuqua,他在中国 CEIBS,这其实很有趣,因为这样可以了解到美中两个国家两所学校不同的风气,而且我们姐弟俩会彼此鼓励,互相影响彼此的想法。我们在整个申请过程中都有发现申请 MBA 是个很好的自我认识过程,既然决定申请了就不要给自己的人生设限,而真正念了 MBA 后要记得随时保有好奇心,这样才能从别人身上学到不同文化,像我其实一直意识到自己的框框,所以会一直提醒自己要打破框架,多给自己探索的空间,只有这样才能交到更多朋友、体验更多不一样的事情。

Sabina想说:

喜美是当年第一个拿到 Fuqua 全额奖学金的台湾申请者,原因是校方的 Adcom 也说她的 essay 写得极好,我很以她为荣,看到她对学校事务的参与度,更觉得是其他国际学生应该仿效的,台湾学生一旦到了顶尖商学院,就不应该侷限自己在讲中文的圈圈里,鼓励大家 be open-minded!

我也见过喜美的弟弟 Gibi,他们两个给我的感觉都是活力十足,第一次见到 Gibi 是他刚好回台湾,我们一起受邀在一个 workshop 分享经验,会后他居然提了一个大行李箱到我面前,拿出一盒很重的水果礼盒,说是姐姐交代要给我的,因为不是柚子产季,所以拿了一个枣子礼盒,他们姊弟俩就是这幺热情可爱,Gibi 在中欧读书,未来会在大陆的新创公司工作,期待未来与 Gibi 专访,告诉大家中欧的 MBA 生活以及大陆的产业趋势。



上一篇:
下一篇: